则么

还有十三年哦。

我自己的人生经验是,人群中有三分之一左右的人是下贱的。你不能对他们好,对他们好一点就会出现升恩斗仇的仇恨。如果你辱骂他们,欺负他们,欺骗他们,不给他们好脸色看,就会和他们相处的很融洽。

我们讲群众愚蠢的时候都是在说这部分人。

就女性的情绪来说,社会文化对女性特质的塑造作用更有可能起到核心作用。也就是说,当男性和女性从幼年开始接受的情绪概念就是具有性别差异,处理某种情绪的策略也具有差异,甚至是父母、学校和社会接纳不同性别的情绪表达水平都具有差异,女性很有可能是被教养成了“情绪稳定性”较差的个体

在对话的过程中,尽可能在说一个观点前,增加自己的前提,告诉对方自己观点的背景和基础。(事实上,这是个难题,在写作中,能在较短的篇幅内讲尽量多的信息还不让读者觉得乏味,是非常困难的事情。我印象里刘震云对这方面处理得非常好。

主要的问题是,如何合理地表达自己的不满而不越界,如何表达你特么别来烦我我也不想看见你,争吵也是交流和沟通的一种方式,本质上也能够增加双方的需求了解。但是对一些事情真是吵也懒得吵,这又如何去面对自己内心的不满呢?

真是伤脑筋。

评论

热度(3)